中通國際香港 > 獨家報道

這座海島,藏着生活減法的答案

2021-05-31 編輯: 威海新聞網·Hi威海城市客户端
  “慌慌張張,匆匆忙忙,為何生活總是這樣?”

  一首《活着》唱出了很多人的生活真相。


  
  生活就像一個大籮筐,裏面裝着柴米油鹽,盛着衣食住行。

  當生活這個大籮筐被填得滿滿當當的時候,就需要我們為它做減法。有時候,這種減法可能只是一場旅行。


  
  這一次,我選擇的減法方式是 “逃”到海上仙山劉公島去,把生活還給生活,把自己還給自己。

  
  上午九點,碼頭的遊客早已熙熙攘攘,我凝視着聞一多筆下這片“中華最古的海”,再遠眺劉公島,心中滿是期待。

  待遊客登船完畢後,船隻緩緩駛離港口,進島的興奮感使得我無法安坐在船艙裏。於是,我便走到船艙外,扶欄而立,任由夾雜着絲絲海水的風吹在臉上,舒服極了。


  
  閃着粼粼波光的海面,不禁讓人感嘆太陽的慷慨,它似乎使出了渾身解數,一股腦地把陽光全部傾倒在了海面上,使整個海面像是水晶閃着光,煞是好看。

  
  我還未從風的温柔,海的靚麗中緩過神來,船隻已緩緩靠岸。走下船去,踏上劉公島,就連耳邊吹過的風都在訴説着百年前的那段歷史。

  始建於1887年的海軍公所、規模完整的水師學堂、被譽為“20世紀中華百年建築經典”的甲午戰爭陳列館……無一不是在向我們講述着那段仁人志士奮起衞國的歷史。


  
  漫步其中,在一磚一瓦中,感受着那段久遠的歷史。

  
  正當我的思緒在劉公島的歷史中盡情穿梭之時,闖進雙眸的一抹綠,把我拉回現實。

  
  順着眼前的徑口往裏走,有幾處錯落有致的老屋,房前屋後的牆壁上滿是爬山虎,陽光照在上面,顏色翠得好似快要滴出綠汁。

  
  繼續拾階而上,有個歇腳的涼亭,站在涼亭裏,往下看,一時間,我彷彿墜入到了綠野仙界,沉醉得説不出話來。

  
  如果用顏色來解讀劉公島的話,那麼百年前的劉公島是灰色的,那個時候的它戰火紛飛、狼煙四起。而百年後的劉公島是彩色的,這裏草兒綠,花兒紅,海水藍盈盈的泛着光。

  置身其中,深深吸上一口清新的空氣,頓時,整個人便像是被施了魔法,身心輕盈,自在得很。

  如此舒適的劉公島,不僅讓眾多遊人流連忘返,甚至連來自四川雅安的國寶大熊貓也樂不思蜀。


  
  劉公島不僅是個天然氧吧,還是一個保存記憶的地方。直到現在,島內依舊完好地保存着曾經的東村、西村。

  
  走在這擁有着百年曆史的村落裏,注視着那枝繁葉茂的庭院,我彷彿看到了曾經住在這裏的島民,正在院子裏劈柴、燒火、煮飯、嬉戲……好不熱鬧。

  繼續向前走,偶得一朵開得正豔的花,令人驚訝的是,一整棵樹上的花都已凋零,可唯獨這朵綻放得燦爛。


  
  凝視着這朵粉紅色的花,我不禁想到擁有着厚重歷史積澱的劉公島曾久經磨難,歷盡滄桑。可如今,它就像這朵花一樣,正以絢麗的姿態屹立於祖國的東方。

  很慶幸,今天,我在劉公島裏捕捉到了春天臨走前留下的影,又與正跑來的夏天撞了個滿懷。

  我在這裏一邊品味歷史的韻味,一邊享受着劉公島的一角一隅帶來的小驚喜,讓人不禁高呼:美哉!


  
  生活中,的確應該多一些如今日此時的心境,如此,人生便會在靜謐中開出花。

  
  坐上駛離海島的船,我依舊像來時一樣,站在船艙外,注視着劉公島。這一刻,心中滿是不捨。

  
  揮手暫別劉公島,期待着下次與它重逢的時刻,希望那時,我能有幸在此遇見你。(來源:愛來劉公島)
值班總編:張軍濤
複審:顏燕軍
編輯:張雅文